中国时报社论刘揆一怒再怒 公文旅行依旧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19-12-03
中国时报6日社论指出,最近,行政院长刘兆玄常生气,公务机关上上下下都很紧张,照基层公务员的说法是,「大家都皮皮剉!」刘揆气什幺呢?都是政府机关「常态性的小事」:公文流程太没效率,要嘛一走一个多月,万一跨院协调,这公文一遛达就是五个月!幸好马英九总统不是三天两头换阁揆的人,否则依照扁政府天王轮流做院长的例子,刘揆签出的公文可能到他下台都回不来。 

 可笑的是,公务员愈是「皮皮剉」,公文愈是乱签一通,愈签愈複杂,签到政府部门没事找事,绕了一圈,才赫然发现,这公文根本是桩乌龙。随便举个例子,三月中下旬,南投县政府没头没脑上了件公文,希望九二一重建修缮补助的利率,能从百分之三降到百分之二;央行收文后,想半天才想清楚,这利率早调整啦,覆文后照正常就没事了,偏偏,很负责任的财政部也收到文,一时间也没会过意来,更绝的是,因为相关业务在金管会成立后已经移拨,所以又发函金管会和各银行公会,搞了三个月,才搞清楚:这是一桩早就解决的事。 

 这件乌龙公文旅行,只说明一件事:从中央到地方,公务员遇事从来不先想如何帮民众解决,而是先想:这是谁的责任?该往哪儿推?什幺是官僚?这就是官僚!刘揆为公文流程发飙,爆出这桩乌龙公文,问题是,官员讲完笑话,有没有追究,为什幺会有这件公文?是哪一位南投民众重建经费贷款利息太高,缴付负荷太重吗?还是别人都降利率了,而他没有受惠呢?如果这位民众的贷款利率确实比政府降利率后还高,有没有人告诉他:你的权益的确受损,我们为你争取? 

 公务员是「公僕」的观念,从来没真正落实过。对多数公务员而言,他们衡量效能的标準还是「官本位」:以长官为本位。类似你推我、我推你的情节,天天在机关间发生,比方说,最近开发金和金鼎证再度爆发经营权争议,闹出董事会双胞案,金管会第一时间的说明就是:股权之争不是金管会的事,而是「公司法主管机关的权责」,谁知道公司法主管机关是谁?金管会用不得罪人的方法点出经济部该管,不要说第一时间,第三时间经济部也没吭气。因为此案两方都在法院相互控诉,行政院各机关还真的可以一推二五八,推给法院,慢慢等吧,此案大概到刘内阁更迭都未必解决得了。 

 政府部门的行政效能,已经成为外商对台湾投资的最大批评,美侨商会甚至直接点名独立机关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,原因很简单:沟通无门、救济无路,光是摆在行政院诉愿委员会的相关诉愿案件就有十六、七件之多,半年多来,毫无解决办法。对行政院公务员而言,NCC是独立机关,能少碰就少碰,对多数民众和外商而言,就算是独立机关,总不是中华民国的治外法权吧?岂能独立不办事呢?政院不管的结果就是承担骂名。 

  刘揆之怒,其实早在四月下旬就已爆发。当时,他巡视台南梅岭,才知道去年因颱风沖断的香梅三号桥拖了七个月都发不了包。两个月后,这回刘揆到屏东好茶村,对该区迁村迟迟没动静感到不满,要求订定时间表:做不到就究责!他还批评大鹏湾BOT根本处于停顿状态,浪费了屏东这块宝。刘揆气得都有道理,问题是,如果全台一座桥、一件工程发包案,都要阁揆之怒才动得了,刘揆即令有三头六臂,也没这幺强大的心脏受这个气啊。 

 反讽的是,刘揆最介意的「公共建设重赏重罚制度」,足足在行政院与考试院之间,流转五个多月,直到行政院秘书长薛香川,亲自致电铨叙部长张哲琛,公文才在七月一日回到行政院秘书处。可以想见,这五个月来,除了刘揆本人还记挂这件公文之外,大概所有人都忘了还有这幺件事。刘揆之怒,激出政府改善行政效能的用心,研考会决定成立「行政效能改善专案小组」,全面检讨公文流程,像不像机关为了减少开会,决定先开一个「减少会议的专案会议」的笑话?在研考会有结论前,全民可以先猜猜看:这个专案小组的公文要在机关间流转几个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