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岸大陆学者热议「两岸特色」:理论仍在构建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19-12-02

 “两岸关係重要理论问题研讨会”于24日在北京清华大学举行。大陆学者对围绕“两岸特色”进行热烈讨论。研讨会由清华大学台湾研究所主办,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、上海东亚研究所联合主办。当天上午的研讨会由清华大学台研所副所长殷存毅主持。 
 根据中评社25日报导,厦门大学台湾研究所教授李鹏首先发言。他表示,涉台事务中的“两岸特色”强调的是普遍性上的特殊性。比如,两岸事务由“台办、陆委会”等机构处理,两岸外交机构不参与两岸事务;又如,“双重不承认”,即两岸在建立外交或邦交关係时,另外一方一定要断交;再如,台湾虽不能参与联合国或其他主权国家参与的组织,但可以适当参与国际经济文化或其他领域活动等。 
 北京大学台湾研究院院长李义虎点评认为,现在大陆在台湾“涉外事务”的表述上,由原来的“正向表述”变为“负向表述”,原来说“不准台湾如何如何”,现在说“在不造成台湾独立的原则下,允许台湾参与某些国际组织”。“负向表述”的好处在于没有将一些事务规定死,为灵活处理留出空间。但另一方面,要谨防“台湾要价”,对岸需要知道,有些国际组织“台湾进不去就是进不去”。 
 上海东亚研究所区域安全研究室主任张祖谦认为,美国对台关係从属于“亚太政策”和“对华政策”,同时受两岸关係和中美关係的制约。目前,两岸关係由敌对走向和平发展的巨大变化、中国发展进而对中美关係的变化使美国非常担忧。因此,美国对台湾的定位也做出了调整,首先台湾的定位从原来的“军事部署”,变成向大陆“渗透民主”的窗口;其次,美国试图增强台湾的“对外关係”,以防台湾过于“依赖大陆”;再次,美国还在加强日本在亚洲的作用。
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所博士孙东方点评认为,中美深层次矛盾难以解决,但大规模战略冲突可以避免。习奥会所提出的“新型大国关係”核心在于“管控”:即分歧解决不了就管控起来。他认为,该定位与美国一贯的“全球领导权”有冲突。但是,美国受到国内财政问题、伊朗与朝鲜核问题、中俄关係发展、以及大中东地区冲突制约,无论“重返亚太”抑或“全球领导权”都难以做到。而随着两岸关係的和平发展,美国在两岸发展中的作用、台湾在中美关係中的地位都在下降。
 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政治研究所副所长陈先才表示,阻碍两岸政治关係发展的核心问题在于两岸的“政治定位”,根源在于“继承问题”。他认为,根据国际法论述,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中华民国的继承属于“完全继承”:首先,新中国并非是区别于原来中国之外的另外一个国家;其次,上述继承是政府继承而非国家继承,也就是说新中国的成立没有造成国家领土的变更,也没有造成国家变更;但难题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中华民国的继承没有完全完成,即“中华民国”还在有效管控台湾。 
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係学院政治学系教授王英津点评认为,中华人民共和国完全继承中华民国在国际法法理上是成立的。但是法理上的成立并不能解决两岸的分治现象,因为从事实角度看,中华民国在台湾。台湾又抓住这点,喜欢强调事实,即“台湾我们在管理”。如果将来希望协商解决,则大陆不便于强调“不完全继承”,因为如此容易造成“一国两府”的框架。 
 清华大学台湾研究所郑振清比较了“分裂国家论”、“两岸统合论”与“两岸特色论”的经验依据与理论模式。他指出,“分裂国家论”不适用于中国“不完全分裂”的状况;“两岸统合论”提出“一中三宪”,缺陷在于该概念与强烈的国家认同有冲突,政治顶层设计脱离官僚政治与现实利益;而“两岸特色论”的理论虽然仍在构建中,但对两岸问题解释能力、政策主张能力都很强。 
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教授朱松岭点评认为,所谓“两岸特色”、“继承未完成”,说到底就是“似国非国”。他认为,两岸的政治问题已经由军事解决倒向法律解决,因此解释起来就更需要挖掘内涵,注意国际规则,也包括道义、人权的运用。尤其是在主权与治权分割的表述上要进行修正,注意台湾与香港的统一性。